首页   »  迷情校园  »  青春FOOTJOB之相相_校园情色_




>青春FOOTJOB
言人:小(XIAOLE)
相相(一)
小玫她是我的女朋友。
北京某大的分校,校不大,境很好,以前是助各大位委培外人
才的,有很好的,由於新的一年已委培任,於是校和外有的
移到里上。
90年夏末的一天,我嚼口香糖、听崔健的歌,第一次走了我的大
教室。那天是去登、的。教室前我就在想:大同班有几漂
亮女生吧!可再像高中那不堪回首。
可一,我就失望了,屋里只坐一男生,腿在桌上,叼根,
寸、小眼睛、高鼻子、上有一股痞。他正眯眼睛看我,我和他了一
眼,立刻就知道他不是善茬(北京土,意不好惹)。了避免生意,我
把做了微笑。
“嘿!”
“嗯。”他也向我。
“是90A班?”我。
“是吧,你也是儿班的?”
“,怎人?”
“不知道,你听什呢?”
“崔健。”我坐到他身,分他一耳机,而他也我一支。我
听聊,他叫小,大我一。崔健的歌使我迅速成朋友,“花房姑
娘”起,我同唱起。
“我不敢抬看你的、哦!”唱到里歌嘎然而停,因外面走
了四女生,直到在我敢誓,那是我的最丑最丑的丑女四人!“姑
娘”字唱不出,被我生生咽肚以至呼吸不,大咳起。
我相互望,突然忍不住放大笑。笑至少持了一分,小由於
腿在桌上笑的失去平衡跌到了地上,而我也因笑的肚子疼而趴在桌上。
四丑女看我狂笑有些不知所措,而其中一皮黑的丑女似乎明白
了我在笑什,她用憎的眼光看我然後拉同伴坐下。
任何人在狂笑都不好看,至今我也非常幸的得如果小玫早教室半
分,到我的第一印象是我狂笑的丑,可能後面也就不有那多故事了。
在我狂笑止,我上笑意即消退(後小玫我,正是似退非
退的笑容到了她),我的桌上抬起的候,伴清脆的步小玫走
了教室。上她第一眼看的是小,也怪他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小玫看到
小的子,也忍不住抿嘴一笑,而她微微看到我,笑容明的凝了
一下,她的眼睛似乎也了一下。也是我小玫的第一印象,一亮的黑眼
睛。不等我再次捕捉她的面容,她已找好了一座位身坐下。
然未看清她的面容,但我已肯定是美女。我始以一准足者的
眼光背後察她:平底白色船型皮鞋、透明延伸至及膝白底碎花裙、淡
色袖上衣、仍留一些痕的黑散散的搭在後。
第一:衣清新,雅致流行,之眼亮,衣气不,家境也不

由下到上看完一遍後,眼光再回。由於船型皮鞋的故,只能看到部分
面,“什不穿鞋我看到你趾!”我心中暗喊。包裹下的足踝若
若,小腿肚出的曲我目眩以形容。(多年後丹在第6投
入生涯最後一球的曲又我目眩的想起小玫的小腿曲,也比的不
恰。)“嘿!看什呢!?”小拍了我一下,并一坏笑的看我。
我收回目光,小已地上起坐到了我身,他低:“妞不。”
我看他一眼,即做若其事的子(也是我的一作,在他人面前
藏自己真喜好)。可次被小破,他低:“、、、什
你!眼都直了,下直了有?”
不到五分就得肆忌,看小是厚皮、大大咧咧的
人。
我理他,又把目光投向小玫,一次看到了她的裸臂,我暗自吸气,她的
皮竟如此白嫩。一眼和始看到的那黑亮的大眼睛,我做出了第二
:她有极美的。合了古和我的,古眼睛大的女孩子一定
好看,而我以往的是皮白嫩的女孩子一定好看!
直了,下直了,我的身体才的和再度移到小玫下肢的目光生
了生理化。我看小是否在注意我,而小竟已站起向小玫走去。
“坏了,他要先下手。”我心中暗想。
小站到小玫旁:“嘿!我哥喜你!”
小的我又喜又怒,但而生性不在人前表露的我,竟被句弄
得通。那皮黑的丑女也回看到了我的窘,使我一羞。而小
玫只是抬看了一眼小就低下,。
就在小想什的候,一四十多的中年人走了教室,
他了十几男女生。看老同都到了,小也回到我旁。
“你丫、你丫、”你丫了後,我也不知他什,索性上嘴。
一嘈後,自老的老始。老是外系主任,由於班主任未
到,他客串。
“你信不信,是一老色鬼。”小似乎忘了才的事,始老起
。我不理他。小猛我一拳:“跟你丫呢!”
“我操!你丫打我!”
“你不理我。”
“!才你跑前瞎什呀!”
小一坏笑:“哥不是你好,你良心,才你是不是以我要
先下手?”
看小的坏我也一,而心中他洞悉他人的能力有了初步了解。
老注意到我:“後面位不要!”
“呢你!”
小大的回引起了我和全班同的惊异。而我表示同盟系,和小
一起凌的眼光投向老。老,但眼神毫不弱,火味。老
先退了,他最後一眼看的是我,眼光我感到复的意思。(而後老
真小玫吃了,是後。)中我老是一很英俊、很有度的中
年人。
在我和小享受照眼(北京土意目光相互)胜的里,老
束了他的。90A班的第一次面被我和小搞得很。之後我和同
按步在校完成了各入手,而小玫是第一离教室的,我也能在
天看到她,她似乎什手就回家了。
“大的第一天在、中束了。交了朋友,多了人,到
姑娘。,姑娘的子都看清。”晚上在床上我想。
第二天早晨,早早到校的我,和同早的小的坐在球架下看
每一入校的同。我以柔和的目光注每一女生,又已气
束;以挑 的目光注每一男生,又已洋洋得意束。我已知道我不
受到老生的威,他中大多是虫。而女生在不忍睹。小告我
班有女孩行,她班今天在本校有活,所以,而那女孩是他初中同
,准在星期拿下。
上了,而我看到小玫。
“走吧,去吧!”小。
“等一下,了。”我看到小玫急匆匆的走校。
於看清了她的容貌,白皙嫩的、黑亮的大眼睛、微的鼻子、雪白
的牙咬的下唇,似乎是到而急。她的衣和昨天一,目她
有162-165公分。她快速走我身,看我。
等她走,小捅了我一下:“你怎不?”
了不在新朋友面前掉价,我充自信的:“你急什,我自有法。”
小盯了我一眼:“好,你有法,我不管你了,上吧!”
“用你管?”我回他,然後一起上去教室。
上小告我小玫很漂亮,要不是昨天先了班的女孩,他一定与
我。我以所畏的微笑。
一三十多的姿色平庸的女人是我的班主任。在全班的自我介後,
我知道了她的名字:小玫。
大生活始了,由於我和小在第一天的表,同始都我敬而
之,北京的几男生甚至在宿舍分屋把我隔到另一和几到的外地
同一屋。我和小此倒所,因我晚上都回家住。而我和小都有天
生助人的品格,在几外地同到後他情助,并迅速成好友。
月去了,我常和宿舍的同打球,大四年的球使我至今
保持健的体格。
我班的北京生班毫不心,他不加任何活,除了上
似乎与90A班毫系。小玫也是,而她也不住校。
我然是小撒,面小玫我毫法,我本就不太和女孩子打交
道。小一心扑到了班女孩小琳的身上,他甚至去班上,一段老
都以小要修。然小琳已被他拿下,小也我和他出去玩,一
我不想泡,又因小琳那我心潮澎湃在底棕色皮鞋中穿雪白棉的
(我可不想被眼光辣的小看出破,而戳瞎眼),我是拒。但我
同感到小在外面有女友。
小也看出我女孩什法,他也我,我是搪塞他,而他也笑笑
不。
每天上最大的趣就是看小玫的足,秋去冬,小玫上,穿一
色的磨砂皮短靴,一我她子的色都以看到。
机出在每周四下午的梯教室中的社主理上,种就
人想上,但由於防止生逃,在前、休息後、要次名。分校有上
的教,一直是老代。次名,再加系主任,也不敢不。假
冒答到,但我和小是老的眼中,一次就被揭穿。了分我和小只
能老老上。我坐在最後一排,在我前面有空七、八排座位,
生把前面十几排坐位占了。
小玫到了,了教室後由於前面位子,只好坐到了离我四、五排的地
方。我察了一下,她同排人,前面最近的也隔了三排。始上後,大家
始了例行的小自。由於每人都注於自己的事,看小的、听音的、
的、做其他功的的倒很少有人去注意人做什。
我一人坐在後面策划:我先坐她旁,然後什。“什?
什?”我心中大叫。真是笨呀!我中一片空白,呆呆的想不出法。
得真快,半小去了,我居然坐在儿。眼睛手表离的
候,不知是什力量使我站起走到了小玫身坐下。也是我最重要的一段
路,之後我不再羞於与女孩子打交道。
小玫望我,十几秒我才口,因看到她耳朵上的耳机。
“你听什呢?”
“英。”
我一呆,不知如何。
“你听?”她摘下左面的耳机我。我戴上耳机,了的是歌曲
音。
“好啊,你我!”我看面微笑的小玫,小玫也以微笑。
我松的聊了起。
原只要有好的始,我是很能和女孩子聊在一起的。我也第一次感受到
和女孩子聊天的趣。我不,校、社、生活我得很默契,
我甚至感短短的半小,我把三月本的都完了。下半始
,可能是由於前面聊的太密集,以至於我都找不到。我坐互望了
分,都找到。
“什?”小玫打破僵局。

我尬的一笑,突然找到了:“我要你,你才我。”
“是你笨嘛,我什你都信呀!好吧,你想怎我?”
小玫如此配合倒我有些惊。看她搭在左腿上微微的小靴:“我
要搔你底。”
小玫的突的一:“不行!”她也注意到我在看哪里,准把右腿左腿
移下。
我後也想不通什子那大,右手一探,抓住了她的右腿。我擒
住的部位是足踝向上一指的位置,色磨砂皮短靴和色仔交。
“你想干什?”小玫有些的。
“你呀!”怕她,我手上加了些力。
“不行,我怕痒。”
“不痒怎算你!”
“求你了,。”小玫相求,我更加心痒。我身体趴到桌
上,伸出左手抓住她右面,左右手同用力,小玫的身体拉的离我更近,
我的右手短靴和仔的隙滑了去。
小玫的已通,“了。”小玫又低相求。
而候的我又怎能停手?!右手的手背正感受短靴翻毛的柔,而
手指已触到了口。手指的摸索,我出小玫穿的是又厚又毛巾地的短
,松的物摩挲我的手,使我亢。小玫是怕走路仔腿
短靴中露出,她用口扎住了腿。
小玫一小白手一直在拉我的右臂,可女孩子柔弱的力量又怎能阻止我。
右手大拇指已滑到了她的足踝,另四根手指滑到另一,在靴我的握住了
她的腕。
要想再向下延伸就只有掉短靴,了不小玫於,我先在靴
捏揉她的小丫。
手指的作,感到小玫似乎穿了肥、松的子,加上我右手的不
磨搓,短在靴形成了多褶。
“小玫,你的子好像有些大呀!”我的取笑她。
小玫的更了:“你、你”小玫突然放了手,手臂放到桌上,身体
前趴在那里并伴一抽。
我愣了一下,确定小玫并有哭,於是始了更大的行。由於小玫身体
前,我在的姿很掌握平衡,我教室确定人注意,慢慢座位滑坐
到地上。我身体移到了小玫的桌下,坐在小玫的下。
小玫趴在桌上注我的作,“你在干什?快起,被人看到。”小
玫又羞又急。
靴中抽出的右手把小玫的右腿左腿上移下,再捉住她足,放在我的腿
上,捧起她的右足到胸前,慢慢掉了她的短靴。天呀!她穿的是淡色的毛巾
,由於先前的弄,口已和口,跟部分的底已落到心部位,
微微的趾前面,松落柔的端,一只小的上淡色的毛巾
。那一刻,我体了“谷精上”一的含意。
“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小玫的气有些,她已坐直了身体看
我。
是滑稽的面:一178公分身体健的大男孩坐在一面
怒、俏的女孩下,虔的捧女孩穿松垮短的右足。
我抬看小玫,她略微生气的子在是美极了。小玫看我痴呆呆的
子,忍不住“扑哧”笑了一:“你看你的子,羞不羞?快起吧,等一下被
人看到我怎”一,又回复了的羞之。
“小玫,我、我”我不知什好,牙一咬,索性低下手一抬,小
玫的右足到我的口鼻之。柔的物摩擦我的、唇1,我用力吸气,
一股淡淡的茉莉清香,香味沁入心脾,上眼如登仙境。
伸出舌舔短之意我以按捺。褪下香,一只白皙、嫩的美
足在眼前°°水晶半球般光滑、的踝;柔、般清滑的背;五
根白玉般的秀趾密整的相依,似乎知道主人正受到的清薄而香秘的趾悉
心呵;淡白色的半月,玉翠般的甲含羞俏。起,柔的趾
肚像五只蜷的小兔,似慌似喜;白的掌如松棉的香枕,你如何出得柔
;曲秀的心如清婉的溪潭,沁身於此忘;、粉嫩的跟揉之下
出微,凹凸泛起怎能不怜惜。
似玉脂雕成的嫩足就在眼前,我上嘴唇含住了五根秀趾。舌尖挑趾肚引
跳,像是要躲避下一波侵扰。舌卷早已深入香秘的趾,些游移
已令嫩足。呼吸之一股奶香,我嗅索香的每一部分,奶香
味我心醉神迷。我吻每一嫩,她的主人噫气。
手指深入趾磨研,惹得五根秀趾伸,“真不喜他薄
我,但又得的非又怕、又喜、又羞、又那意舒爽。”她
始,的躺在他怀中任之嘻。
“啊!那的大坏家伙又了,次咱乖乖的,他服侍好。”
“?,又不乖了!”
“不是,他我受不了啦。看,不是一!”
“,我不不不是啦。”棉的掌感到了他的到。
“,你摸我我受不了的,哎呀,哎呀,求你了我,你
去心妹妹那儿好不好?她可比我敏感。”
“哎呀,不要了、不要了,我最小受不了的,你怎不听,再主人
叫出的,哦哦你,再不停下主人把嘴唇姐姐咬破的。”
“是什呀?!上下排白白的。咬、咬,哎呀,太重了,,一
、一,以我就不敏感,然在最後面可一要惜呀。先放我一
儿好不,去上面嘛,踝、背妹妹也很玩的,喂,你去哪呀?去上面不
是你离。”
“嗯嗯”突的气和疼痛我的嘴离了香。
原小玫的手指捏住我的鼻子,我大嘴喘气,看小玫想她上找出
一和害羞。
“快起,老注意咱了。”小玫面戴幽怨的表情的。“快,老
去了。”小玫松手指,抓住我的手把我地上拉起。我坐到了她左
,一手握住她白的小手,一手香塞在腰上。
“你好!”小玫由怨怒。
看小玫的怒,我暗想:不能在候她占上峰。
“你什?!我小到大最恨人我,我喜女孩子的有什
?不是喜使、迷。追求美的西有什!你的那美,我喜
她、她、吻她有什!你要是不收回你的我就你”
一低看到小玫的裸足正想穿回短靴,我伸手往怀中一塞,并做出起
身要走的子:“你光回家。”
下成小玫握住我的手了:“你”小玫一焦急:“算算
算我了。”
我气定神的坐好,足的看小玫。我再笨也已知道是外表俏心
小怕羞的姑娘,只要掌握弱就可以“嘿、嘿”我忍不住笑出。
“你、你坏笑什,把鞋我!”
看俏的小玫可怜兮兮的向我索鞋子,心中非常足。低一看小玫的
裸足正蜷在另一只短靴上,可怜的子我心疼。我低身握住她裸足,小丫
栗了一下,我用平和的眼光安小玫的,她穿上短靴。
“你、你、你我子呢?”
“那字什音小了?不清楚怎你!”
小玫盯我,得通,水已在眼眶里打。我可怕女孩子哭,急忙拿
子放在她手里,不我的手并未拿,隔的子握住她的小手。小
玫的表情和了一些,但在眼眶里的水由於而落出一滴。小玫抬手去
擦,正巧是拿子的手,的子擦掉了水。
小玫“噗哧”一笑了,“!”她抽出手打了我一下。我也笑了,和
的气氛中我把她的子套在手上,又握住她的手。
“我你,你的子怎有些大?”
小玫的嘴唇在,我靠近了些才听清:“要你管?”
“好,再你,什你的子有香味?不回答就不你。”
小玫半天,我得和的气氛又了。
“是人家的,喜些香水在上面。”她面羞的了,我信
心倍增的下去。伸出手,她的左小腿架到右腿上,一扒掉她的短靴、
子,一:“知道你我,要的才行。”
相比右,左的裸露要快了多,“天哪!上帝竟然造出了同美的件
极品。”
然小玫我的恭是喜的,再次的慢慢垂下:“你、你就欺
人。”
“我怎欺你!”(我喜不及呢)括里的最、最重要的表
白未出,小玫突然短靴套在上,“把子我!”小玫瞪我面焦
急的。
“是利品,怎你!”
“那你留吧!”以极快的速度站起,穿上外衣拿起本包,也
不回的向外走去。
我一下楞住了,但在她起身穿外衣的候,我清楚的看到她牛仔腿之
的地方了一片。
小玫尿子了!不!不!!不!!!是、是我看她的座位,
上面有一小亮亮的西,我小心翼翼的用手指粘起,慢慢放到嘴里,的品
,竟然也有一奶味。
“是小玫的液,她的小丫在我的吻、下竟使小蜜穴泛成。
哎呀!怎笨,小玫的就是她的敏感,!”
想明白一,我也毫不豫的收拾好西,起身向外走去。